长沙市领航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400-9980-930
疫情背景下中国医疗建筑现状与反思
专栏:资讯
发布日期:2020-04-11
阅读量:75
作者:领航医疗设计
收藏:
01、目前国内医疗建筑现状医院选址①首先是对其周边环境的污染情况,不会建在会对水源造成污染的区域内的。现在很多三甲医院是没有做好洁污分离和医患分离的,一旦有传染病的时候它进行改造的难度是极大的。

01、目前国内医疗建筑现状

医院选址

①首先是对其周边环境的污染情况不会建在会对水源造成污染的区域内的

在传染病医院设计和建造中,对医疗废水是有着非常严格的控制,所有的医疗废水都需要经过专门的集成和消毒,在达到普通城市用水的排放标准后才能够对外进行排放。

医疗废品在传染病医院中更为常见,因为相较于一般的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传染病医院会产生更多有传染风险的污染性医疗垃圾。医疗废品除了要求专门的人力收集医疗废品、专门的部门处理医疗废品外,我们还需要注意垃圾在运输过程中的密闭性。所以必须将传染病区的污染物、普通的医疗垃圾、生活垃圾、生物垃圾以及各个方面的垃圾等纳入考量范围之内,将它们很好地区分开来,并形成一个系统。

▲南京市公共卫生中心

▼整体鸟瞰图

建筑外观

其次是考虑风向。

因为这类医院多是针对呼吸道传染病的,这就要求它们位于城市风向的下风向,以减少其可能受到的空气传染。

清洁区与污染区分布示意图

尽量远离人群,避免建在城市人口密集的区域。

但是像小汤山及火神山这样临时性的传染病医疗建筑来说,它的场地应该尽可能地平整。因为这类医院都是预制的,对建造速度的要求很高,如果场地不平,那么就很难快速地在现场进行组装。再来是要有相对便利的交通条件,因为随着大规模传染病的出现,大量的交通运输工作也会相继展开。最后是防洪防灾方面的要求,这类医院最好不要建在有洪水的区域或是油库的附近,要尽可能地避免其他类型的风险。

总平面图

医疗建筑设计

对于综合性的医院设计而言,各个科室和功能空间的楼层划分和平面布局并不存在一种简单的、标准化的、可复制的东西。

系统性的设计规则是与时俱进的,它与整个医学科学和医疗工程的进展都是紧密相关的。只要医疗设备有进步,设计规则就有可能发展,所以并不存在一个标准的布局。即使是真的存在一个所谓的标准布局,它也会随着医疗各方面的进步而发生变化,因为医疗建筑的本质是要实现医疗行为。然而医疗行为本身就是处在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中的,所以并不存在“标准”。不同类型的医院有不同的特点,建筑师应该针对各个医疗建筑需要解决的问题来进行设计。比如在此次疫情中,其实很多患者的死因并不单单是肺炎,而这就需要很多专业学科集中在一起才能够处理。这也强调了各学科之间协作能力的重要性,所以在办公方式上就会倾向于集中式办公。

多种传染病综合楼

传染病区与非传染病区

这并不是简单的清洁区和污染区的划分,它首先明确了传染和非传染的概念,其次传染区又根据病种和传染途径的不同进行了进一步的区分,例如接触类型的传染和呼吸道的传染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不同种类的传染病所产生的污染垃圾也需要区别对待,而不是将它们归类成统一的医疗垃圾进行处理,这也是传染病医院跟普通医院的区别之处。但是非传染区的内部也设有洁区和污区,这个非传染区中的洁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医护人员的工作区域)在空间设计上是完全可以互通的。传染区和非传染区之间的区域内的消毒和隔离设施至关重要,因为正是这部分空间保证了传染区和非传染区能够按照其各自的特性运转下去。只有把传染病之间的分区做好,才能减少不同类型传染病的叠加污染和交叉污染。

内部庭院

对于传染病医院来说,在避免交叉感染的同时,也需要满足消防的硬性要求。

第一是场地消防,从建筑物的外围来讲,发生火灾的时候要能从立面上破窗而入。第二是逃生距离和防火单元,第三是建筑材料的使用,例如燃烧时间的规定等等。这些是要按照我国的消防法规来设计的,所以从事医院设计的设计师需要掌握相对应的医疗规范之外,也需要熟悉了解消防法规。

▲内室内日光井

1层平面图

▼平面局部 

02、武汉疫情下的反思

经过此次疫情后,我们要分两个尺度来看这件事。

一是从区域乃至全国的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需要进行更大规模的储备。就目前而言,方舱医院也好,小汤山医院也好,都是在已经爆发了大规模传染病之后,再进行补救的无奈之举。方舱医院实际上回到了中世纪最早的医疗护理的模型,人类最早的医院和ICU实际上就是这种集中式的。它的优势是在人员比较少的情况下可以形成比较高的照顾效率,但它的劣势也是很显然的,那就是在同一个环境中,相互传染是不可避免的。此次在短时间内建造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也是17年前SARS时期小汤山医院的翻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求在设计方面有变化是不现实的,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在没有传染病的情况下,国家能够提前地、预见性地做好哪些储备。像南京在非典之后2013年建造(2016年建成)的南京市公共卫生中心,它是全球最大的传染病医院,设有1200张床位它同时也作为一个地区的综合医院在使用。这个就是能够预见性地做好抗灾储备工作,并且患者所受到的医疗对待也相对会好很多,我觉得这也是值得今后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和推广的。

二是在传染病到来的时候,不应该仅仅依靠三甲医院来做这件事。当有大规模公共卫生事件发生的时候,让病人去非常有限的几家三甲医院排队,即使是制造再大再有能力的发热门诊和传染科都是不够用的。当然,综合医院本来应该承担的部分还是有很大的改善余地。现在很多三甲医院是没有做好洁污分离和医患分离的,一旦有传染病的时候它进行改造的难度是极大的。

近些年国内医院建成的速度非常快,量也很大,但绝大多数设计是对旧模式的拷贝,一种标准化功能的不断拷贝。有预见性的、有质量的医院设计才能挺得更长远,才能在公共卫生事件中屹立不倒。而真正地面向医学发展的未来,作为专业从事医院设计的我们,一直追求更细致的思考和研究,以体现出人性化和预见性的设计方案为目的在努力!

外观效果图


(声明:文章配图来源于网络收集,文字部分稍做整理,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

上一页:色彩前沿,你一定会喜欢的色彩搭配
下一页:疫情虽未结束,我们已经出发

湘公网安备 43010202000807号